「中国最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」一年股价上涨200%,一个小小的榨菜楞让他打造成20亿元的产业 ...

文 / 华商韬略 张津京

股市不好,股民关灯吃面配榨菜,这是流传已久的一句笑话。

可现在也是不好笑了。7月16日,涪陵榨菜再次创出29.98元的历史最高价,收于29.77元,总市值近235亿元。自2018年3月29日,公司宣布重组失败复牌后,股价已经上涨近80%,而自2017年6月2日最低价9.93元以来,公司股价涨幅更是达到不可思议的200%。

机构看不懂,股民很懵逼。怎么一个卖酱菜的股票,居然大涨特涨。但如果熟悉涪陵榨菜的人就会知道,这个股市奇迹离不开一个人,他叫周斌全。

一个小厂逆袭的传奇

咱老百姓都熟悉榨菜,榨菜+方便面可以说是居家旅行、学习必备、深夜加餐的首选。在大部分人的记忆中,这两样如果加上火腿肠就是高富帅了。

留存在记忆中的榨菜,那是天朝特产,一个个大酱缸一字排开,榨菜的香味离着老远就能闻到,有着“古人具鸡粟,邀我至田家”的传统印记。

2000年以前的涪陵榨菜,就是这样一个手工作坊的样子。不光生产工业落后,产能降低,人浮于事,公司还一直在亏损边缘徘徊。

这样的局面,在2000年周斌全调任涪陵榨菜集团总经理后,得到了根本的转变。

18年后,涪陵榨菜不仅成功上市,成为酱菜第一股;而且2017年销售总额超过15亿,利润近5亿,利润率差不多30%。2018年半年收入超过10亿元,按现在的发展速度,2018年涪陵榨菜很有可能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,成就了股市上一个股价一年翻两番的神话。

一包小小的榨菜,怎么能挣出20亿的身价?

改头换面工业化产榨菜

周斌全的第一把火,烧到了榨菜的生产上。在他看来,要想把榨菜的产业做大,产品的标准化、工业化生产尤为重要。这不光能保证产品质量和口味的稳定,还能给产品打入要求严苛的欧美市场添加助力。

但公司徘徊在亏损边缘,哪里有什么余力来做这个升级换代的工业化改造。

若干年后,谈及这个时刻,周斌全总是眼中带泪,嘴角含笑。他说自己和涪陵榨菜是遇到了天时地利人和,不然根本不会成功。

所谓天时,就是指三峡蓄水时的拆迁工程。从前的榨菜厂建在长江边上,三峡175米蓄水后,工厂将完全被淹没。涪陵榨菜集团因此获得了1.4亿元移民迁建资金,就是这笔钱成就了周斌全的工业化榨菜改革。

光有钱还不行,那个时候,全中国就没什么人会处理酱菜的自动化生产。周斌全在国内找了4家主要的食品机械制造商到涪陵来研究对策。他的要求是做成现代化的流水线,榨菜腌制、淘洗、切分、脱盐、脱水、拌料、包装、灭菌、装箱入库等全部实现工业化。结果,各家的总工来看过传统生产模式后,都摇着头走了。

此路不通,另觅他途。所谓地利,就是从2000年开始,周斌全带领着集团班子考察了美国食品、日本酱腌菜、韩国泡菜的工业化流程,大受启发。一回来,涪陵榨菜便进行国际招标。最后,德国人中标。

榨菜生产过程中,脱盐和剂量包装最难。实验室里,技工们做了1000多次试验,才使得榨菜的脱盐标准和国际一致。2001年,某分厂的一批榨菜产品盐分超标。有员工建议,“降价、实行内部处理,以最大限度减少经济损失”。周斌全的决定却是禁止出厂,全部销毁。作为处罚,相关责任人全额赔偿,该分厂厂长职务被免。

榨菜剂量包装的问题当时无法解决,周斌全又下了狠心,花了1200万元购买了4台德国设备来做,直到整个榨菜生产线改造成为智能化、工业化的生产线,仅第一条生产线就花了5000万元。

通过新建现代化生产线,新创榨菜品种,涪陵榨菜改革第一年即扭亏为盈。2001年销售额1.5亿元,2002年销售额2.2亿元。

造品牌,小厂上央视

当周斌全的“乌江”牌榨菜的产量还仅仅为2万吨/年时,他公司养了100多个销售人员,全国跑,到处铺货。但是市场太大铺不过来,反响并没有他自己认为的那么好。周斌全意识到,涪陵榨菜的全国一盘棋,光靠销售人员是不行的。

如何让13亿人知道“乌江”牌榨菜呢?“要做,就要做到家喻户晓!”经过调研,周斌全决定要烧第二把火——上央视!

上央视耗资不菲风险不小。《新闻联播》后是最紧俏的时段之一。尽管是2006年,价格也令人咋舌每个单元(两个月)700万元!在1400万元支票上签字时,周斌全的心嗵嗵乱跳。

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!于是每年5至8月份,每隔一天,新闻联播之后总会出现这样的画面——“皇帝专业户”张铁林拿着一包“乌江”牌榨菜,用惯用的皇帝腔慢慢道来“乌江榨菜,我爷爷的爷爷都说好!”该广告一出来,就引起诸多非议。特别是广告词,成了无数网友热议的焦点。

就是这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广告,却意外成就了涪陵榨菜的“人和”。有了这个全国人民对“乌江”品牌的认同,周斌全的榨菜,有了每年20%-30%的销售增速。

上市,上市!

在周斌全的“捣腾”下,涪陵榨菜一天天壮大起来。

周斌全梦寐以求的就是扩大现代化生产线的规模,整合榨菜市场。可这需要海量的资金支持。在现在的情况下,除非资本上市,不然没有更进一步的机会。

周斌全知道,企业上市,尤其是像涪陵榨菜这样的老字号上市,要募得机构和投资者的资金,令人信服的成长性和高回报率才是交给市场最好的答卷。

榨菜是传统农产品行业,整个行业的利润率仅在5%至6%,涪陵榨菜的利润率虽然高于平均值,但对于众多优质股来说,这样的成绩依然拿不出手。

经过深思熟虑,周斌全决定第一,提价;第二,增加榨菜的附加值。

2008年,一场冰雪灾害,使原料青菜头整体减产30%。这个契机,让涪陵榨菜旗下产品价格顺理成章上浮了23%,紧接着,2009年、2010年分别上调10%和8%。

在提价的同时,周斌全还做了一件事,将100余种产品砍掉近80%,仅留下赚钱的20余种主力品种。这次精兵简政,减轻了集团公司大量的管理成本。

这3年来的年销售收入都维持4个多亿,经测算,涪陵榨菜的利润大大提高。2009年公司实现主导产品“乌江”牌系列榨菜产品销量7.12万吨,占全国榨菜市场的13.69%,位居榨菜产品全国市场占有率第一。

2010年11月23日,涪陵榨菜以25.6元/股高开后,股价一路飙升,三次被临时停牌,上演了疯狂的“首日秀”,最后收涨191.6%。

创新!智能化工业4.0的榨菜

周斌全说,升级产品主要是摒弃粗制滥造。对调整保留下来的产品,进行认真规划,分为重点产品、主力产品和普通产品,分别在原料加工、味道调制、包装材料和生产制造各个环节,进行优化、改进、上档,实现升级。目前,差异化升级打造的充氮气保鲜的脆口重点产品,销售实现同比80%以上的增长;新开发培育的战略新品,瓶装下饭菜、海带丝、萝卜干,受到消费者追捧,出现月度环比30%以上增长的势头。

而榨菜要想好吃,除了原材料地道,腌制发酵、调味、后期加工制作也很重要,例如脱盐、灭菌、保鲜等,都需要技术创新,改进工艺。现在这些,都在集团统一的实验室中,通过科学方法,不停的实验,找到创新方法。

同时,周斌全也在不停的提升自动化水平,去年他就投入了2个多亿用于设备更新。在包装环节,添置了2台智能化机器人,尝试以此替代人工作业。同时,拿出销售收入的4%至4.5%,用于技术研发。

针对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,虽不能像汽车一样,追求私人订制,但集团也在努力。周斌全透露,涪陵榨菜建立了全中国榨菜销售大数据库,通过大数据的支持,智能化调整自动化生产线,即将针对南方人、北方人不同的口味需求,推出不同地域风味的榨菜。

另外,周斌全还使用机器人技术改造生产线,研制撒盐机,替代人工装箱和人工撒盐作业,解决了劳动力不足制约发展的问题;依靠工艺技术研发创新,解决了四川泡菜不能工业化的问题;依靠营销模式创新,工作重心下移,在重点终端展示品牌,开展体验式营销,靠口碑传播,解决了新产品和高附加值产品推广困难的问题。

涪陵榨菜的神话来了。听都没听说过的智能工业化4.0的榨菜生产,柔性化的榨菜口味调整,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未来。

制造让国家稳,生产让人民富。这句话,在当下有着更意味深长的含义。也许,更多个涪陵榨菜一样的制造业新贵,能带来不一样的未来。

——END——

图片均来自网络

欢迎关注【华商韬略】,识风云人物,读韬略传奇。

版权所有,禁止私自转载!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客服